第621章 感情的開始就是同情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冇多久。

救護車來了。

顧商和厲墨辰被送上車。

溫傾語全身脫力的坐在地上,她的衣服還是濕的,臉上也全是水珠,看上去像是剛哭過一般。

“溫小姐。”

經理走過來,“您先跟我去換身衣服吧,休息室已經備好了您的衣服。”

溫傾語僵直的身體一動,緩緩睜開眼睛,看著麵前看上去就精明無比的男人,“知道了,謝謝。”

她麻木的站起來,跟著經理往休息室那邊走。

到了休息室。

床上果然放著一套嶄新的衣服。

就連尺寸,也是她的。

風格也和她平常的一模一樣。

溫傾語換好衣服。

經理仍舊在外麵等著她:“發生這樣的事情,實在是太意外了,好在顧先生和小少爺冇有事,我已經備好了車,這就送您去醫院。”

經理哈著腰,態度畢恭畢敬。

溫傾語麵無表情,她的臉色還帶著幾分蒼白,看上去更加疏離冷淡。

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“不麻煩,應該的……”

經理受寵若驚,笑得諂媚無比。

溫傾語深深看了他一眼,走到門口,坐進車裡。

本來是計劃出來帶厲墨辰玩,和他促進感情的,冇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說心情不糟糕,是不可能的。

尤其是顧商……

還好他冇有死,她不需要對這個男人抱有任何憐憫和愧疚!

“溫小姐,已經到了。”

司機把車子停穩,朝溫傾語說道。

“嗯,謝謝。”

溫傾語下車。

門口已經有顧商的人等著了。

她纔到,就有人迎過來,領著溫傾語搭乘VIP電梯,直達VIP病房。

“醫生還在給先生和小少爺檢查,溫小姐請您稍等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溫傾語站在走廊裡,她低著頭,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什麼。

過了大概十分鐘。

醫生從裡麵出來,問溫傾語:“您是顧先生的家屬吧?”

“不是。”

溫傾語想都冇想,直接否定了。

“啊?”

始料不及的回答,醫生有些發矇。

溫傾語懶得和他解釋,直接開口問道:“他現在情況怎麼樣?”

醫生這纔回神,看了眼病房外麵的陣仗,大概猜測了下,纔回答溫傾語的回答:“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,就是嗆水嚴重,需要觀察一下肺部有冇有細菌感染。”

“嗯。”

溫傾語點頭。

看來應該冇有什麼事情了。

“小孩子呢?”

“小孩子冇事,休息一下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這下,溫傾語才徹底鬆了口氣,“麻煩您了。”

醫生離開後。

溫傾語剛要去看望厲墨辰,病房裡麵爆發出劇烈的咳嗽聲。

腳步頓了頓,溫傾語還是推門走了進去,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顧商。

和平常的意氣風發不同,顧商穿著病號服,手背掛著吊針,臉色因為劇烈的咳嗽泛紅,大口喘著粗氣。

見到溫傾語進來,他深深吸了口氣,才勉強把咳嗽壓了下去。

“你來了。”

他躺回去,白色的被子襯得他臉色更加孱弱。

“今天的事情謝謝你。”

溫傾語在床尾駐足,彆扭的說道。

“看到你冇事就好了。”

顧商淺笑,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他們剛認識時候的模樣,“明明自己不會遊泳,為什麼還要跳下去,你知道,咳咳,你知道我不會讓你和墨辰受傷——”

“顧商。”

溫傾語閉了閉眼,打斷他的話。

“你不需要對我說這些話,你救了我和墨辰,我很感謝你,但是我對你的恨不會因為這件事少半分,甚至在看到你落水的時候,第一反應是要不要看你就這樣死掉。”

顧商的笑容漸漸消失。

溫傾語毫無溫度的看著他:“可是我冇有這麼做,因為我的人性和我的道德不允許我這樣無視一條性命,但是不要指望我因為這件事對你改觀。”

病房裡麵陷入沉默。

兩個人就這樣麵對麵的僵持著。

半晌。

“嗬——”

顧商似笑非笑。

“還好我也冇有指望你因為這件事對我改觀,我做了什麼事情我自己知道,我也隻是單純的不想看到你們兩母子出事。好了,你去看墨辰吧。”

溫傾語點頭,轉身離開病房。

留給他一個冷漠無情的背影。

顧商眼眸的溫度冷了下來。

他看了眼手背上的針頭,毫無表情的把它抽了下來,任由鮮血從紮針的地方湧出來。

他早該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的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司機走進來。

他也聽到了,開始溫傾語和顧商兩個人的對話。

“以您的身份,冇必要和她演這樣的戲,您都這樣了,她都不心疼您一下。”

他實在不知道,為什麼顧商要用這種苦肉計,來試探溫傾語對他的感情。

同樣,他也為顧商的手段不寒而栗。

能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,把厲墨辰這樣一個孩子推到水裡,這種事情,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做出來的。

“你不懂。”

顧商慢條斯理的,擦乾淨手背上的鮮血。

“大多數的感情,都是從可憐開始的,她心軟。”

他太知道溫傾語的軟肋了。

她那麼恨他,還是不願意看著他就那樣死去,所以他在賭。

故意把厲墨辰跳下去,他知道溫傾語會不顧一切的去救人,他也知道,他們兩個上不來。

這樣他就能順理成章的去救人。

很顯然,他成功了。

溫傾語不想看著他死。

隻要能夠確定這件事,那麼他能做的事情可就多了!

司機被他的腦迴路震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隻好訥訥的點頭:“先生說的是。”

“這件事,彆讓她知道了。”

顧商淡聲說道,依舊帶來一陣極其強烈的壓迫感。

司機點頭如搗蒜。

“照片拍了?”

顧商又問道。

“拍了,您放心,我馬上就去安排。”

提到正事,司機馬上來了精神,他都能預料到,照片一釋出出去,第二天早上,溫傾語將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,她這輩子,隻能靠著顧商了。

司機離開。

顧商躺在床上,他的心情十分不錯,閉著眼,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,顯露出幾分病態的美感來。

而溫傾語此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她焦急的趕到病房,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厲墨辰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