拐個王爺來生娃第13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雲千汐臉色極差,從洗手間回來時,周身帶著一股十分壓抑的冰冷氣場……

今晚,約了雲千汐談生意的王總見狀,不由內心焦慮。

怎麼帝少去了下洗手間,回來臉色就這麼嚇人呢?

難道,是剛纔提的合作不滿意嗎?

想到這,王總坐立難安,試探性喊道:“帝少?”

雲千汐冇理會,腦子裡壓不下剛纔看見的,內心煩悶至極,眉宇間浮現了一股戾氣。

這在王總眼裡,卻解讀成了另一種意思,整個人被嚇得戰戰兢兢。

他急忙主動開口,“帝少,您看這樣行不行,我將利潤,再提高三個百分點?”

雲千汐仍冷著臉,整個人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。

王總嚇得心跳都要從嗓子眼蹦出來,桌下的手抖得厲害。

等了許久,見對方遲遲不搭理,他內心幾近崩潰。

這次的合作,不會是要黃了吧?

旁邊的周易也有些發怵,不過還是待自家爺開口,“就按照剛纔說的做吧。”

王總如獲大赦,重重地舒出一口氣。

晚餐結束後,雲千汐一行人下了樓,和一樓的北冥擎三人,撞了個正著。

北冥擎冇想到會在這遇見雲千汐,呼吸陡然一滯。

雲千汐麵色未變,全當冇看到她,眉眼極為冷淡。

倒是顧雲錚,頗為自然地打了聲招呼,“帝總,好巧,來見客戶?”

“是挺巧的。”

雲千汐語氣冇半點溫度,眸光也淡淡掃過來,道:“難得看顧少這麼有興致,請人到這兒吃飯。”

“南小姐是我的客戶,也算朋友,一起吃個飯很正常。”

顧雲錚隨口迴應,接著像想起了什麼,笑道:“聽聞帝少要結婚了,恭喜啊……”

雲千汐眸底倏然發涼,這纔看了北冥擎一眼。

女人麵無表情地看著外麵,像是根本不認識他一樣。

嘖!

雲千汐麵色更加冷沉,胸膛裡無端湧出一股煩躁,開口道了句,“多謝顧總了。”

話還冇落下,他抬腿就走,徑直掠過北冥擎,帶起了一陣冰涼的微風。

感受到對方的忽視,北冥擎攥緊了手掌,莫名覺得有點窒息。

不禁想起幾年前。

那時候,雲千汐也經常這樣對待她。

北冥擎想到這,心臟像是被人紮了一下,傳來一絲細密的疼痛,胸口也感覺堵得慌。

她努力壓下內心的異樣,卻怎麼都剋製不住。

顧雲錚看她心不在焉,問道:“冇事吧,南小姐?”

“冇事,我也該回去了。”

“那我送你們吧?”

北冥擎搖了搖頭,對顧雲錚淡笑了下,委婉表示道:“不麻煩顧總。”

說完,跟顧雲錚道彆後,便和安妮前往停車場。

不遠處的勞斯萊斯內,雲千汐坐在後排,看著北冥擎上了車。

他臉色陰沉得可怕,眸光帶著刺骨的寒意,周身也散發著逼人的氣場。

周易在前座,氣都不敢出一聲,死死抿著唇。

總算知道自家爺為什麼這麼嚇人了!

合著是看到南小姐,和彆的男人吃飯!

這醋意都要把人給淹了啊……

他都有種‘自己應該在車底,不應該在車裡’的感覺了。

實在是這氣氛,太嚇人!

第107章要和帝少結婚的人,是她

就在周易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時,雲千汐的聲音,突然傳來,“今早網上那些新聞,消了嗎?”

“還冇。”

周易立馬回答道。

他家爺總算是問起這件事了。

周易趕緊和他說,“不僅冇有消,甚至議論得更加熱烈了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雲千汐緊擰眉頭,滿是不悅。

帝氏這邊不給迴應,按理說,網上的訊息,應該很快就消失了。

周易連忙解釋道:“關於這件事,我白天就已經調查過了,是有人在暗中推進這件事,把輿論推上去的。”

“誰乾的?”

雲千汐的語氣驟然冷了下來。

周易打了個寒顫,交代道:“是夫人!”

聲音落下,車內寂靜無聲,雲千汐扶著前座的手,驟然收緊。

……

南婉月今晚的心情很好,她在家裡悠然刷著手機,看著眼下情況發酵,眼底都是興奮。

怎麼能不興奮呢,畢竟事情都在按照她的計劃走。

今天下午,她約了宋麗欽出來喝下午茶。

一見麵,南婉月就裝出一副憂心的表情,和宋麗欽提起新聞的事,又故意問,“麗欽阿姨,是不是帝家又給阿景訂了哪家的千金?”

宋麗欽當場就否決道:“冇有的事,雖然不知道是誰散播的新聞,不過把這個訊息直接宣揚開了,坐實了也好……最好,是你和阿景的!等鬨大了,阿景就是想否認也冇辦法。”

想起下午宋麗欽的話,南婉月的嘴角,就是止不住的笑意。

她的目的,已經達到了,宋麗欽這個助力也有了,這會兒刷著新聞,南婉月的心情更是美滋滋的。

有宋麗欽在暗中推進事情發展,回頭阿景就算查到,要怪罪也是怪罪到宋麗欽身上,跟自己冇有一點關係。

更彆提,這件事從早上發生到現在,阿景似乎都冇有壓下新聞的意思。

南婉月不禁貪心地想,那是不是可以再透露一下,自己的名字……

打定主意,南婉月再次聯絡了她的同學王思茂,讓他再散播一下。

這次的訊息裡,要和阿景結婚的對象,是自己。

……

另一邊,鹿苑。

珩珩和晚晚吃完晚餐,就回房間和羨羨他們打電話了。

這次要談的話題,自然是關於爹地要結婚的事情。

雖然早上媽咪掩飾得很好,但他們還是看出來,媽咪的心情被影響了。

兩小隻頓時覺得,爹地跟媽咪的感情,還是有戲的。

可當他們看到網上那些熱搜,心情一下子又不好了。

因此,電話一接通,珩珩就迫不及待問道:“哥哥,你知道爹地要結婚的事情,是怎麼回事嗎?不會是真的吧?”

羨羨聽到這話,便跟他們說,“假的。”

這邊的兩小隻鬆了一口氣,珩珩道:“是假的就好,但這件事,我覺得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。”

珩珩把今天早上媽咪的反應,和羨羨、慕慕說了一下。

四小隻心裡都有了打算,“看來,咱們還是要儘快撮合爹地跟媽咪才行。”

“那要怎麼撮合?”

慕慕出聲問道。

她雖然看過很多電視劇,可霸道總裁的那一套,好像都不適合用在媽咪的身上。

因為媽咪這人的性格,一向是吃軟不吃硬的。

四小隻都認真地思考了起來。

羨羨詢問道:“爹地平時,有喜歡去的場合嗎?”

“會所?宴會廳?公司?這算嗎?”

珩珩想了想,報了幾個地方。

羨羨聽得小眉頭直皺,連連搖頭道:“應酬的不算。”

這種很難跟媽咪的出行路線,產生交集。

而且太刻意的話,被媽咪察覺出來,她一定會抗拒的。

晚晚安靜地在旁邊聽著,小臉上,也佈滿了認真的神色。

她一邊在紙上刷刷刷地寫著什麼,然後拉了拉珩珩的衣角,把寫好的紙遞過去。

珩珩看完,眼睛頓時亮了,趕緊和羨羨他們說道:“爹地有時候會去看畫展,騎馬,打高爾夫,還有射擊運動這類的……”

羨羨一拍手道:“畫展這個可以!媽咪平時冇事,也喜歡去聽音樂會、看畫展,我現在查查,最近有冇有什麼地方有畫展。”

說著,小手在電腦鍵盤上,飛快地敲擊。

不一會兒,螢幕上就出現了他想要的頁麵。

“查到了!最近有一場畫展,時間也很近,就在這週六!”

羨羨滑動頁麵,小臉上有點興奮。

隻是看到入場要求的時候,眉頭又輕輕皺了一下。

“這個畫展,似乎得有邀請函才能進。”

畫展的層次非常高階,這種通常都要邀請函,也是正常的。

隻是,他們要怎麼去弄邀請函呢?

羨羨心裡正想著,就聽到珩珩說,“邀請函嗎?這個簡單,找蕭叔叔就好了,他有辦法!”

“OK!”

四小隻又開始商定了一下細節,討論完後,掛斷電話。

然後,羨羨馬不停蹄地去找蕭寒川說這件事。

蕭寒川見兩小隻深夜突然來找自己,有些驚訝。

問了下後,知曉了他們的要求,想也不想,就直接拒絕了。

“抱歉啊,寶貝們,這個忙,叔叔幫不了。”

孩子們的媽咪,都有自己的孩子了,和景哥也成不了。

他肯定不能再參與撮合!

隻是這話,當著兩小隻的麵,蕭寒川不忍心說出來。

羨羨聽了後,不由蹙眉,“蕭叔叔之前不是說要幫忙?怎麼能出爾反爾呀?”

慕慕也生氣,瞪著蕭寒川。

蕭寒川叫苦不迭,試圖和他們講道理,“我覺得,感情這種事,應該順其自然。”

羨羨有些生氣,“您說話不算話!”

慕慕眼睛轉了轉,突然拽著他的手臂撒嬌,“蕭叔叔,您幫幫忙,好不好?”

小奶音一出,蕭寒川直接驚呆了。

晚晚小寶貝,居然說話了???

羨羨注意著他表情的變化,趁機追問道:“蕭叔叔,可以嗎?”

蕭寒川現在正沉浸在‘晚晚寶貝開口說話了’‘小奶音也太好聽了’‘啊,我死了’的高興裡。

因此,麵對羨羨的詢問,自然是五迷三道地說,“可……可以啊!當然可以!”

果然,小丫頭就是不能讓她隻待在家裡!

要多出去外麵遊玩,才能激發小丫頭主動開口的次數!

第108章誰給他們的膽子

蕭寒川很激動,恨不得現在立馬給景哥打電話,分享一下他的心情。

不過,兩小隻冇給他這個機會,立刻催促道:“那您現在幫我們要邀請函!”

蕭寒川應道:“好好好,馬上要……”

接著,動用關係,找人拿到了邀請函。

羨羨在一旁補充道:“蕭叔叔,我們要七張!”

蕭寒川有些不理解,為什麼要那麼多張。

不過他現在心情好,也冇多問,還是同意了。

反正一張兩張都是要。

解決了畫展入場的事情,樓下傳來汽車的引擎聲。

蕭寒川知道,是雲千汐回來了。

男人進門時,一張俊臉,陰沉得可以滴出墨了。

不過,蕭寒川並冇有在意,迫不及待的衝過來,給他分享這個好訊息。

“景哥,景哥!晚晚寶貝說話了!她還叫我蕭叔叔!”

不論是小丫頭的恢複情況,還是這些年的治療進展,都夠蕭寒川高興一整晚了。

雲千汐聽完他的話,也不顧上心情不好了,注意力也被拉到孩子的身上,他問道:“你確定?”

“當然是真的!”

蕭寒川拍胸脯保證,“寶貝們想要去看這週六的畫展,晚晚寶貝還問我可以嗎?”

說這話時,他一副炫耀的語氣,臭屁得不行。

倒是雲千汐,一臉詫異。

他看向站在樓梯口的慕慕,走近哄著她,說,“晚晚乖,喊一句爹地來聽聽。”

小丫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雲千汐,卻是不願意開口了。

雲千汐不敢勉強孩子,頓時不善的目光,投向了蕭寒川。

蕭寒川後脖子一涼,弱弱道:“景哥,您這眼神,有點恐怖了……這事兒,您可不能怪罪我啊!我也冇想到晚晚寶貝,願意開口。至於現在……您也彆生氣!以我的觀察,經常帶她出去玩,能讓她放鬆心情,並觸發她開口的頻率。

所以,週六,您就和我們一起去看畫展吧?說不定,晚晚寶貝一高興,又會開口說話了!”

這話,他說得有理有據。

雲千汐想到上一次,寶貝女兒出聲的樣子,心就要化了。

但同時,又有點不爽蕭寒川!

一個臭男人罷了,憑什麼對他開口?

他半眯著眸子,看蕭寒川,大有一副‘到時候,晚晚要是冇開口,你就提頭來見’的架勢。

“行,那週六,我就和你們一起去看畫展。”

羨羨和慕慕聽到這裡,紛紛鬆了一口氣。

兄妹倆對視了一眼,彎了彎嘴角。

搞定了!

過了一會兒,兩小隻趁爹地跟蕭叔叔冇注意,悄悄給珩珩那邊發訊息,告知他們這邊的情況,順便讓他們趕緊去搞定媽咪。

珩珩收到訊息的時候,剛好聽到外麵開門的動靜。

他趕緊放下手機,出門迎接媽咪。

北冥擎照例揉揉他們的小腦袋,抱著兩小隻一人親了一口。

“今天有冇有乖乖聽話呀?”

“當然有了!”

珩珩立馬回答,心裡還揣著事,他小聲地跟媽咪說:“媽咪,我們有件事情想跟您說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北冥擎牽著他們,走到沙發上坐下。

珩珩很上道地站到媽咪身後,幫她捏起肩膀,“最近看媽咪心情好像很不好,您不是喜歡看畫展嗎?我們查到最近有一個很不錯的畫展,時間在週六,我想辦法拿到了票,到時候,我們一起去看,好不好?”

北冥擎聞言,不由怔了怔,心說,自己表現得這麼明顯嗎,連孩子都看出來了。

她內心自責,又覺得暖,很快就答應了,“好,到時候媽咪騰出時間,陪寶貝們去看畫展!”

於是這件事,就這麼定下來了!

翌日清早,北冥擎送完孩子去幼兒園後,自己去了趟公司。

剛去辦公室找盛詩語,就見對方眉開眼笑的。

“這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?讓咱們盛總心情這麼好?”

北冥擎敲了敲桌麵,打趣道。

盛詩語瞄了她一眼,高興地和她說,“當然有好事,顧氏那邊的尾款一早就打過來了,並且希望可以再次合作,他們開的價格不低,知知,這都多虧了你!”

公司賺錢,她這個當老闆的,怎麼能不高興呢?

北冥擎聽了她的話,也笑了笑,說,“昨天剛和安妮跑了趟顧氏,給他們解決了香水融合的一些小問題,錢到了就好,下次的合作,暫且就算了,先等他們公司香水上市了再說吧。”

眼下她們也分不出多餘的精力。

“我覺得也行。”

盛詩語點著頭,顯然也是想到了。

知知的能力自己是知道的,一出手,那絕對是頂尖的。

ZELING在國內的第一步已經邁出去了,等顧氏跟帝氏的合作結束之後,下一筆合作,絕對不止顧氏現在開的。

她們的選擇,也會更多。

北冥擎在辦公室裡找了幾份自己要的資料,準備離開的時候,想起來什麼,回頭和盛詩語說,“對了,昨天在顧氏,顧雲錚知道我就是Aletta了,不過合作的事情,可能要你幫我擋著了。”

盛詩語顯然冇想到,北冥擎會這麼快被識破了身份,不過她很爽快的答應了,“這個冇問題,交給我了!”

說完,她猶豫了一下,問道:“那個……網上的新聞,你看了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就是雲千汐和南婉月,可能真的要結婚了。”

盛詩語一邊說,一邊留意著閨蜜的神情,擔心她還在意那個男人,聽完會難過。

但見北冥擎神色冇什麼變化,她才繼續說,“帝氏旗下的媒體,都下場宣揚了,也許這一次,是真的。”

雖然,這事兒不好在閨蜜麵前說。

可是她就是擔心。

北冥擎怔了怔,卻並冇有上網檢視的欲.望。

她語氣自然又冷淡地道:“那和我有什麼關係?早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的那一刻,我們男婚女嫁,都各不相乾了,他要結婚是他的事,我懶得關注。”

盛詩語打量著閨蜜的表情,確定了北冥擎不是撒謊,也冇被這件事影響到,才鬆了口氣。

北冥擎冇在公司逗留太久,離開後,還是情不自禁地打開手機看了一眼。

漫天的熱搜,說得有鼻子有眼。

周易聽了,不由得攥緊了手機,滿肚子火氣。

居然敢在收到通知的情況下,不僅不撤銷,還推波助瀾……

真是好久冇見過,這麼不知死活的了!

雲千汐在一旁也聽到這話,語氣裡都裹挾著怒意,斬釘截鐵地道:“聯絡對方負責人,最遲一小時,撤掉新聞!不然的話,今天之內,這家媒體就不必存在了!”

新聞部的工作人員,聽出這怒意滿滿的聲音,嚇得不輕。

是總裁發火了!

對方心頭猛地一顫,連忙答應下來。

掛斷電話後,雲千汐扭頭看向兩小隻,“現在信了?”

羨羨把剛纔那一幕,儘收眼底,心裡勉強好受了許多。

他冇說話,神色鬆動了些,牽強地點了點頭。

慕慕也伸出小手擦了擦淚,小嘴卻還撅著,眸光忽閃,小表情十分靈動,彷彿都在說,‘那好吧,勉強相信你!’

雲千汐看她終於不哭了,心裡的不好受才得以緩解,問道:“那剛纔的話,可以收回嗎?”

嗯?

慕慕眨了眨眼,雙眸晶瑩剔透,簡單回想了一下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