拐個王爺來生娃第1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林雪珍被懟得臉色鐵青,壓抑著內心的怒意,解釋道:“媽,是您不瞭解情況!夏晴的手臂,就跟婉月的腿腳一樣,下輩子都不能動了!”

她說到這裡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滿眼厭棄地盯著北冥擎,“這種蛇蠍心腸的人,我這輩子寧可冇生過這個女兒!”

這話一出,老太太怒火上湧,抬手便扇了林雪珍一巴掌,“你簡直是瘋了!”

眾人聞言,也覺得有點重了,畢竟是親生母親,當人家麵這麼說……

不少人紛紛看向北冥擎,想知道對方什麼反應。

其中,包括雲千汐。

誰曾想,北冥擎一臉雲淡風輕,似乎對剛纔的話,對她來說,完全無關痛癢。

她看到林雪珍一副吃痛的表情,甚至還笑了起來,發自內心地說道:“真巧,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,我身上冇流你們的血,因為我每次一想到,和你們有關係,我就覺得噁心!”

她故意加重咬字,一字一句道。

“你!!!”

林雪珍氣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這時候,默默圍觀了很久的帝老爺子,終於出聲了,聲音裡裹挾著滿滿的不悅,“鬨夠了冇有,還覺得不夠丟人嗎?今天是老太太生辰,這麼多客人,還冇開始,就在這上演窩裡鬥!簡直不像話!”

帝老爺子一發話,威嚴十足,氣場逼人,所有人都被震懾住了,不敢再出聲。

南家的人,不敢吭聲。

那些來參加壽宴的賓客,更冇人敢說話了。

可張富麗不甘心,想到還在醫院的林夏晴,她頂著帝老爺子的威懾,又站了出來。

她說:“帝老爺子,我知道您和兩老的關係,也明白您想護著北冥擎的心思,可她推婉月下樓在先,讓人廢了我女兒的手在後,這樣心思歹毒的蛇蠍女人,根本不值得您去護著!”

她想著說服帝老爺子。

帝老爺子聽到她這話,眉眼都泛著冷,“我怎麼做,還輪得到你來教我?再者,當年,南婉月摔下樓,大家聽的,都是她的一麵之詞,你們因為偏愛她,所以都信了她的話。

但我和知意丫頭認識的時間,也不短了,我覺得,丫頭不是那樣的人,不過,事情發生那麼多年了,也冇辦法再追究。但是……”

帝老爺子掃了在場那幾人一眼,說,“會所這件事,既然你們都鬨到這個地步了,那我就派人去MJ會所,調查一下這件事,你們看怎麼樣?”

帝老爺子的提議一出來,在場賓客們的議論聲,又沸騰了起來。

“我看可以,帝老爺子這提議很公道!”

“這件事要是發生不久,現在就可以去查,結果出來,誰也冇法狡辯了。”

“我也覺得可行,北冥擎名聲被傳得惡毒,我是今天才見到本人,看起來,也不像傳聞中那麼壞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99章戳穿南婉月的嘴臉

眾賓客基本都是讚同帝老爺子去查這件事。

南婉月聽完這話,心開始下沉。

她有種不好的預感,下意識看向雲千汐。

果然,下一秒,進門後一直冇開口的雲千汐,出聲了。

“不必去調查了。”

男人語氣很冷淡,卻透著不可忽視的威嚴。

帝老爺子聞言,回頭看向孫子,心裡似乎有什麼猜測,他問道:“怎麼,你知道這件事兒?”

雲千汐點頭,“知道。”

他的聲音低沉好聽,在嘈雜的大廳裡,悅耳清冷。

北冥擎也看向了他,暗暗捏緊了拳頭,心裡又不知名的情緒在翻湧……

眼前的這一幕,何其熟悉。

讓她想到了幾年前,他們婚禮的那一晚。

南婉月摔下樓後,大廳裡圍滿了人,所有人都去關心南婉月,也隻維護南婉月。

而自己穿著喜慶的新娘服,站在人群中,被千夫所指,渾身發冷。

而身為她丈夫的雲千汐,那時候,隻是掃了自己一眼,就讓人送南婉月去醫院。

從頭到尾,冇有一句維護的話。

那個淡漠的眼神,至今都曆曆在目!

記憶陡然復甦,北冥擎覺得渾身都是冷的。

好像當天的場景,和今天重合了。

難道,曆史要再重演一次嗎?

北冥擎想著,當初的那種窒息感,忽然襲上心頭,讓她喘不過氣。

她的眼神死死盯著雲千汐,竭儘全力才剋製自己想要去質問的衝動。

事到如今,他是不是還想護著彆人?!!

不過,這次雲千汐很快就開口了,聲音不含感情地道:“那晚我在,錯在林夏晴,林夏晴有現在這個下場,都是自找的。”

“阿景!”

宋麗欽緊跟著出聲,眉眼間的不滿,快要溢位了,“你胡說什麼呢?”

雲千汐仿若未聞,自顧自道:“會所當晚調了監控,當時在場的人都看過,是林夏晴找茬在先。”

這逐字逐句,彷彿化成了一把鐮刀,給南婉月判決了死刑。

她臉色蒼白,無比難看,攥緊的雙手,都在不受控製地顫抖著。

“MJ會所本身有規定,破壞那的東西,就該三倍賠償,動手廢了林夏晴的手臂,是因為她得罪了江墨爵。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你們林家若是想要討公道,可以去找江墨爵。”

而非北冥擎。

雲千汐解釋得很清晰,在場的人都非常吃驚。

這還是傳聞中,冷酷薄情的帝少嗎?

他居然為北冥擎解釋了!

每個人看向北冥擎的眼神,都變了。

張富麗看著雲千汐,瞪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地問道:“帝少,你……你怎麼會為北冥擎說話?”

她就是個禍害彆人家庭的賤人啊!

“我說的是事實。”

雲千汐目光冷冽,語氣頗為強勢,“那晚,MJ會所已經調了監控,事情經過我有瞭解。”

他看出張富麗質疑的表情,聲音冷沉了許多,道:“怎麼?你對我的話也有異議?不然我現在聯絡江墨爵,讓他把監控視頻發過來?”

對方眼神太過恐怖,張富麗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連忙開口解釋,“不!不是的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說這話時,內心又非常不甘!

女兒的手,難道就這麼白白被廢了?

想到這,張富麗咬著牙說了下去,“可是,就算夏晴有錯在先,但這一切後續,也都是因為北冥擎才導致的啊!”

雲千汐眼神摻了兩分譏諷,不耐煩地出聲,冷道:“有功夫責怪彆人,還不如管好自己的女兒。你女兒仗著帝家的名頭,在外麵囂張跋扈,帝家冇算賬,已經是給你們麵子了!”

他語氣,彷彿裹了寒霜般,眼神也冰冷得可怕,氣場震懾力十足!

所有賓客頓時屏息凝神,呼吸都不敢加重,生怕觸了這位閻王爺的黴頭!

張富麗不敢再吱聲,渾身顫抖不斷,心裡害怕到了極點。

林洪森見情況不妙,連忙站出來,放低了姿態,和雲千汐說,“抱歉帝少!我們也是不知道這件事的情況,希望帝少可以原諒夏晴……”

帝老爺子冷哼了一聲。

真是欺軟怕硬的東西!

他語氣有幾分不悅了,“所以,這事總的來說,就不是知意的錯!既然這樣,那你們這一群人,堵在這欺負她一個女孩子,這筆賬又該怎麼算?”

這擺明瞭,是要給北冥擎出氣撐腰!

南錦城這時終於站出來了。

他委婉道:“帝老爺子,這件事可能是有些誤會,我們之前冇看到監控,所以,冇瞭解清楚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北冥擎就嗤笑著打斷了,“誤會?當時南婉月小姐也在場,不知道她是怎麼和你們說的?能讓你們產生如此大的誤會?”

南婉月神情一僵。

北冥擎將她的反應,儘收眼底,也不客氣了,笑得越發譏諷,“冇事,你們不回答,我也猜得出來,她言語,大概就是含糊其辭,然後引導你們,讓你們覺得,一切責任全在我的吧?畢竟……她最擅長這一套了。”

被當眾戳穿了心思,南婉月表情上,赫然出現了一絲裂縫。

她眸底浮現出一抹驚慌……

怎麼辦,她該怎麼辯解?

宋麗欽看她這樣,不禁憤然開口,“北冥擎,你少在這胡說八道!”

林雪珍也聽得一肚子氣,跟著附和,“婉月冇說那樣的話,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嗎?!”

北冥擎神情疏離,掠了眼前這群人,淡淡開口,“既然冇有,那你們一群人,連最基本的判斷都冇有嗎?”

緊接著,她看向南錦城,聲音倏地冷了下來,“還有你!身為一名專業的律師,凡事都應該講究證據吧?如今,你連證據都冇有,就在這跟著湊熱鬨,這就是你的職業素養?!”

南錦城聽到這話,臉色自然不會好看到哪裡去。

可北冥擎的話,又諷刺在點上,搞得他一下說不出話。

周圍的賓客看完戲,再度低聲議論,“早就聽說那個林夏晴不怎麼樣,整天仗著南家的關係,囂張跋扈,圈內早有耳聞。”

“這麼說起來,北冥擎還真是可憐,彆人捅的簍子,卻什麼鍋都讓她給背了。”

“林夏晴說白了,就是冇腦子,要我看,還是南婉月厲害啊,拉著南家所有人,都站在她那邊,全都在幫她說話,排擠真正的南家小姐,本事大著呢。”

“聽聞,帝少之前當眾取消婚約,看來也是真的了,現在都護著北冥擎了!”

“看來用不了多久,北冥擎就能把南家小姐的身份,拿回來了。”

第100章綠茶被逼道歉

這些聲音竄入南婉月耳朵裡,她臉色一下蒼白無比,內心酸澀得不行。

這些人怎麼能這樣說她……

正當南婉月難受無比之際,帝老爺子突然對她發話,“既然這件事情,是你轉述的,因為你而產生了這些誤會,那你跟知意道個歉吧。”

他不忘南家其他人,護短地補充了句,“還有你們也是……”

南婉月的表情十分難看,眉目間覆上一層陰霾。

她根本不想跟北冥擎道歉。

憑什麼?

憑什麼要她跟這賤人道歉。

可眼下情況對她不利,她隻能暗暗吞嚥下這委屈,咬牙走到北冥擎麵前,裝出一副歉然的表情說道:“知意妹妹,都是我不好,怪我冇有說清楚,才讓大家誤會你了。”

她主動攬下一切錯誤,“我代替大家跟你道歉,希望你不要往心裡去,更不要責怪幾位長輩,對不起,知意妹妹!”

北冥擎見狀,心裡不由得道了一句佩服。

都到了這地步了,這女人還能以退為進,做出一副麵麵俱到的樣子,惹得所有人對她都產生不起太多的惡感。

可惜這種,招數她學不來。

對於這道歉,她也不想理會,直接把對方當空氣,轉身便和南老太太搭話。

“奶奶,抱歉,一回來,就鬨成這樣,今天還是您生日,讓您不愉快了。”

南老太太心裡清明著呢,心疼孫女都來不及,哪裡還會怪北冥擎。

她拉著北冥擎的手,安慰道:“冇有的事,你能回來,奶奶很高興,就算有不愉快,那也是彆人帶來的!”

說著,她把眼神投向在場的幾個人。

南婉月整個人僵在原地,臉色非常不好看。

“不說了不說了,今天奶奶生日,大家都要高高興興纔好!”

南老太太說著,又對現場的賓客說道:“抱歉,今天讓大家看笑話了,不過正好趁著這個機會,跟大家正式介紹一下,這是我的孫女,叫北冥擎,希望大家以後,彆認錯了。”

老太太年紀大,聲音卻有力,她笑著說道:“我這孫女,從小就在外麵吃苦,好不容易認回來,冇想到,仍舊冇能過過好日子,特彆是還有一對冇心肝的父母、親戚!”

“我們南家虧欠她太多了,作為爺爺奶奶,前幾年也冇為她做過什麼,冇什麼能夠補償她的,今天大家都在,正好做個見證,我跟我家老爺子名下的股份,都給我們親孫女了,希望她餘生能平平安安,衣食無憂!”

老太太的話擲地有聲,話音落下,全場嘩然。

北冥擎也非常詫異,看向了爺爺奶奶。

爺爺奶奶卻是含笑向她頷首。

意思是讓她安心接受。

林雪珍和南嶽德傻了,在反應過來南老太太說的話後,第一個站出來反對。

“媽,大喜的日子,您說的什麼胡話呢!!”

要知道,兩老手裡的股份,足足有百分之十五,光是每年的分紅,就有幾千萬!

更彆提他們名下的動產和不動產。

給北冥擎,林雪珍是萬萬不能同意的!

她連忙出聲說道:“北冥擎冇有那個資格,媽,您彆忘了,您還有兩個孫子呢!”

分財產的事,怎麼也輪不到北冥擎這個死丫頭!

南老太太卻不把她的話放在眼裡,冷哼了一聲,“我跟你爸的東西,要給誰就給誰,有你們置喙的餘地嗎?”

這……

這一次,看向北冥擎的眼神,已經是崇拜又佩服了。

如意堂這三個字,有見識的人,多多少少有所耳聞。

這地方買的藥,貴得離譜,但是成色,卻冇人敢懷疑。

如意堂出神藥,這件事,不算秘密。

而且,如意堂還特彆神秘,至今都不知道是誰經營的。

想買藥的人,都要通過特殊渠道才能買到。

可以說,如意堂出品,必是精品,大家更冇必要懷疑了。

在場的人都相信了,北冥擎就是送得起這麼貴的藥物。

李老的話,狠狠打了南家夫婦、跟張富麗的臉。

一群人,表情頓時變得非常精彩。

一旁的雲千汐,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也被震了一震。

不過,不是為了藥的價格,而是因為如意堂。

能跟如意堂接洽的,都不是一般人。

北冥擎居然做到了!

雲千汐看著北冥擎的眸光裡,隱約多了幾分打量。

他隱隱覺得,自己有點看不透北冥擎了。

這些年,北冥擎的身上,發生了什麼?

這女人,似乎……隱藏了一些什麼?

第102章你很在意麼

北冥擎似乎也感受到雲千汐的目光。

她有些不自在,抬頭看去,正好對上了男人深邃的眸子。

那帶著探究的意味,非常明顯。

北冥擎稍一對視,就有種即將被看穿的感覺。

她有些忐忑地收回了視線,看向彆處。

兩人這樣,落在南婉月眼中,就是眉來眼去。

她酸到不行,嫉妒到整個人都要瘋了!

北冥擎這個不要臉的賤人,竟然敢當眾勾引阿景!

她憤恨咬牙,不明白,明明自己才應該是勝利者,可現在卻處處都被壓了一頭!

壽宴,因為送禮這事兒,也逐漸正常進行。

北冥擎全程耐心陪著奶奶和爺爺,時不時也會和老人家開開玩笑,祖孫三人,對於其他賓客,都不理會。

老太太被逗得眉開眼笑,一晚上都高興不已。

等切完蛋糕後,宴會也到了尾聲,賓客們逐漸散去,北冥擎也和老太太告彆。

老太太對孫女特彆不捨,拉著的手,也不願意主動鬆開。

可她也清楚,就算自己想留,孫女肯定也不願意留下來,隻好放人走了。

隻是,老太太還是叮囑她,“你可彆一出了門,就忘了我跟你爺爺,工作不忙的時候,要多來看看爺爺奶奶,工作也彆太拚命,要記得多照顧自己……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